rolaya

妄想症频发病患

新手小白的提问

这里是有一个很大疑问的小白,想问一下各位画黑板报的大神们,如果颜料用的是丙烯颜料,有没有什么快速的方法清洗掉黑板上的丙烯?现在只能是蘸洗洁精用铲子铲,但又怕铲画黑板........
打扰各位了致歉,希望能帮一个忙QvQ

你所给予的形象甚是鲜明。
流着泪充实Final Masquerade。舞会终结于混乱,你说地平线上的光,不及昨日灿烂,霞空涌动,星雾却也失色。
你想变得Numb,只身一人,狼狈仍然耀眼。你追求着成为某一个他,又傲气地活着自己。
后来,你Lost In the Echo。你以为自己会因悲愤和恐惧溃不成军,扬言信仰分崩离析。跌落时你在内心承诺,剩下的故事让别人传述。
In the End,哪怕一切只是无济于事,哪怕你无时不浑浑噩噩,最后结局,已成往事。失去一切你学会了坚持,你问:为了谁?
你选择Burn It Down,迫不及待焚烧一切成灰,你撇下那个你亲吻的戒指所属之人。你要让世人知道,你的降临,亦是毁灭,亦是重生。
生活逐渐Darker Than Blood,嘶声力竭又碎裂消散于天际,否定所谓救世的唯一,撇撇嘴角说:不要抱太大希望。
你选择相信A Light That Never Comes,尤记得命运考验,肩负重担,打响黎明前的背水之战。你知道这全部All For Nothing,他人发动战争,而你先发制人。蔑视嘲讽玩笑般的批判,你有了生存的理由。
你用死者灵魂祭奠胜利,沸血和心跳Burning In The Sky。当你发现自己的穷途末路,你说没人有值得对你道歉的意义。憧憬着来日重逢,你教导他人,不配得到,理应失去。
你踏上了Rouads Untraveled,从不为无人问津的道路哭泣。留下一颗支离破碎的心,旅者眺望远方。寒风卷起衣袍,凄凉不失悲壮。
跨过一条又一条New divide,艰苦却可触的生活让你感受到了Skin To Bone。名字成历史绘制,明日依旧寻找承诺。左至右,白天至黑夜,钢铁再一次生锈。
你停下脚步转过头说:When they come for me,我会纠正他们的低估,我会沉醉于我,亦只为唱片而唱。
我们,天堂再唱。
————致查斯特·贝宁顿

城市酒吧,光临

1、OOC,是我的
2、太爷挨揍出场友情向
3、Day3想看谁啊
4、嗯,大家多多包容
5、谢谢
那么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Day2
女孩拎着饭团便当坐在吧台边最高的一个位置上。现在不是最好的自己的营业时间,虽然Desmond已经挽好袖子穿上了西装马甲,也只有女孩要了一杯色调像火焰的鸡尾酒。一边解决自己的午饭,女孩一边瞅着暂时空旷的酒吧的店门。
这个酒吧晚上生意可好了,曾经有不少青年被Desmond娴熟的手法吸引,争着抢着点一杯鸡尾酒,现在再加上女孩来捧场,夜晚的酒吧更是热闹了。
女孩转过头,用叉子戳起生菜,皱着眉头嚼了嚼咽下去,接着灌下一大口Desmond亲自调配,酒精度最低的偏甜的鸡尾酒。
酒精也可以是勇气的来源啊,这里可是我所知道鸡尾酒调的最好的地方了。
门被推开,草草带着意大利腔的英语毫无防备闯入耳膜。挺新奇,大中午来了两个客人。一个相貌还算帅气,穿着时尚风衣的男人用红色的头绳把过长的棕发扎起一个小辫子;另一个穿着衬衫西裤的,头发剪的干净利落,瞳孔却是少见的暗金色。他们的唯一相同之处便是嘴角的疤痕,那好像.......Desmond的嘴角也有?
转头盯着Desmond,他摊开手耸耸肩。
我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合啊。
真奇怪,那到疤痕并不突兀,更像是一种证明.......女孩永远也猜不到。
鬼使神差,女孩一眼撞进了暗金色的潮流,因为她想在欣赏那种虹膜。她赶忙低下头,若无其事。Des!我们又来了。我要去找Ctistina,而Altair要去找Maria。昨晚我想尽办法把两位美女约出来,Altair现在却有点拘束。想个法子,点燃他的情感!
够了Ezio。我有办法解决,现在只是来陪你。
Desmond夸张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应了一声开始调酒。他们拉开椅子。
这是......和心仪的姑娘约会吗?那位被称为Ezio的先生就是那种许多女生都会仰慕的一类人吧,总是充满情调又不失风度的谈吐;倒是另一位Al...Altair?女孩背对着他们偷笑了一下。看得出,那位Altair在相比情场的公务上会更得心应手吧。
话说Altair,你给Maria订的花是什么?
深蓝勿忘我。怎么了?
你.......那么喜欢深得偏黑的花么?学学我啊,和姑娘相处,哪个姑娘不喜欢热情似火的玫瑰啊?点缀一点晶粉,系上红色丝绸,你就占据主导啦。
Altair推了一把Ezio。
Maria不是那样的人。她喜欢西装,相比这种酒类饮料,她更喜欢红茶。你觉得日常出门都是白衬衫的事业成功的女性,看得上轻浮的挑逗吗?
他晃了晃手里鸡尾酒的酒杯。Desmong咧了咧嘴。这样相差甚远的人居然能成为朋友,女孩真感到了惊讶。
从Altair的描述中,不难听出那位Maria是一位强大的女性。他撑着下巴,手里的鸡尾酒也没喝多少,倒是杯子里的冰被他晃得哗啦直响。他好像在发呆,那时酒吧里只有冰块碰撞杯子的声音。
再不喝,冰块化完了。
Desmond坐在吧台里,盯着Altair手里的酒杯。
呵,我们这种职业,酒精少碰。
Ezio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举起杯子一饮而尽。而Altair却把杯子往前推了推,收回了手。杯底滑过桌面,摩擦声显得有些突兀。
真不愧是导师,但我们在假期啊......
Desmond眯皱起了眉,看了女孩一眼。
导师?真是少见的称呼呢。女孩耸肩,抓起酒杯抿了一口。
我说,其实深蓝色的勿忘我,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吧。希望在爱人心中驻足,留下自己坚固的一隅,象征永不忘却,也挺美好。
女孩转向吧台前的两位客人,微笑说到。
唔,这倒也是。
Ezio翘起腿,靠到了椅背上。Altair撇了女孩一眼,也没说什么。
美丽的小姐,看来你就是Des所说的那位驻唱了?
他指了指我身边的吉他。
美丽?每到这种地步啦。
女孩眨了眨眼。
Ezio露出一个微笑,不得不说,杀伤力惊人的大。
女孩挺惊讶,Ezio给她第一映像,不是富家二少的轻浮或者彰显他存在的帅气,却是单纯的亲切。旅行久了,能遇到这样与其交谈的人,也是缘分中的幸运吧。
走了。
Altair站起,看了一眼手表。
我们......下次再见吧。他对女孩挥了挥手,先行拉开玻璃门走了出去。Ezio也起立拉了拉出现皱褶的风衣。对女孩和Desmond道了别,追向Altair。
门开启的时候带起了一股细小的灰尘,阳光照射下飘舞的轨迹越加清晰。风到来的现象被无限放大,可感官上的触觉却可以忽略不计。

城市酒吧,邂逅

1、短短一小篇
2、现代酒保是会调酒的,实在不行算私设
3、有原创人物(剧情推进和槽点的出现)
4、现代AU
5、仍然是刺客,有暗示
6、OOC是我的
7、谢谢!请多指教
8、一个系列
(自己的生贺)OvO




—————我是华华丽丽的分割线—————
Day1
女孩喜欢音乐
她有一把吉他,没有新到弦紧致得按不住品阶,也没有旧到边缘磕下一圈木漆。
她在酒吧驻唱,黑色的头发挑染了一缕金。那是一个很神奇的酒吧呢。她会让客人点歌,或是为客人唱她认为属于他们的歌;创作的欲望一时兴起,她也会自己来一小段。不说精致,倒也煞费了她的苦心。
那个小酒吧是她来旅游的城市,她只是半途走进店门,而被一位酒保吸引了。谈不上童话里的一见钟情或坠入爱河,她只是对出自那名酒保的手,有着分层的双色鸡尾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酒保年龄不大,也许是大学生出来打工赚学费?看着比自己就大了7、8岁的酒保娴熟的晃动加冰的伏特加,她又点了一杯,找到老板,定下了驻唱的这门生意。薪水不高,但女孩真的很喜欢这里,因为那个酒保,还有在人来人往中坚强活下来的一盆毛茸茸的熊童子,就在酒保的吧台上。
女孩打着哈欠斜靠在员工通道的尽头等待酒保,他出来的时候换上了一件戴着兜帽的白底红纹运动服,斜挎着背包,他把袖子往下拉了一拉。
Desmond?真是有趣的名字呢。你要可可还是拿铁?还是你要威士忌?
女孩在街头的饮料店前停下了脚步,俏皮的笑了一下,露出了牙齿倒是挺可爱。
我请客吧。老板,椰奶,绿茶。半夜就不摄入咖啡因啦,会睡不着的。
Desmond轻笑了一下,与酒吧酒气的颓废截然不同的活力扑面而来。女孩挑了挑眉。
好吧,奶盖少一点,太甜就腻了。
Desmond嘴角的笑,出现的不是傻傻的频繁。静静走在Desmond身边,无言能感到坚毅,还有那么一点.......决绝吗?
女孩回到旅馆,顺路的Desmond道了别走进另一条深巷。
真是厉害的人。
女孩心中,有一杯双色的鸡尾酒。

TBC
渣文笔望包容


单纯的宣泄

空调的制冷剂有够呛人
何况又是“旧疾复发”
本来多喜欢下雨天
但又是噩梦又是病情
政治课回来有人问我吃兴奋剂了吗
我好开心啊
我去医务室
要到克感敏了啊啊啊啊

话说那样的称呼很有意思呢
三个人只报一个人的名字
后来改了
就像问大家世界第二高峰是什么
也没有人知道啊
你让一个
喜欢手边一杯咖啡
面对吉他和钢琴都可以
专攻英文流行的
怎么应对那种说出来只会让人笑的改编民歌?

黑色的皮质座椅也是硬邦邦
咳了一天简直要把肺咳出来
哑着嗓子唱歌亏我想得到
调整调整再唱也好了
他说
“我就不唱了。我......唱不出来。”
我们都好心疼
我要让他快乐一点

一遇到他还是扑面而来的焦躁感
跟他说被老师表扬了
他说你怎么才出来
明天还要补课
啊啦啊啦
我该怎么说呢

她又在跟他传达我心里的情感
就怕又要跟他交流
哦哦
情商低就有一点麻烦啦

阳台上是哥哥的西装吗
就是吧
一定是
果然只有听到他被录取了
脚步才能跟着耳机里的节奏
轻快起来
其他时候啊
鞋底都要拖烂了

那套西装真好看
纯黑色的
没有一点杂质
纽扣边有一圈凹下去的
精致的花纹
把家里暖黄色的灯光反射
就像金边装饰一样
褐色系的方格领带很适合哥哥呢
丝绸也在反射光线
西装是修身的
可惜我没看到哥哥的白衬衫
穿西装的人脱下外套
领结在衣领下整洁的一丝不苟

我悄悄执起了一只袖子
那种味道真好
洗衣液还是消毒水
衣料自带还是家里的熏香?
哥哥还没在我面前穿过西装呢
穿着西装微微一笑
也很帅气潇洒

我真的是记不得啊😂

记事
还记得吗?那个墙面漆成暗红色的饭店。落地的玻璃窗很华丽啊,典型的西方风格。水晶吊灯把光线也折射向玻璃外,那层玻璃还算锃亮,外面一清二楚。
我已经记不得你的名字、你的年龄、你的样貌。依稀能回忆,那时我是一年级还是三年级,你是初三还是初二甚至更年长。我好像站在妈妈的身后小心翼翼对你说了一句:“哥哥好。”你有没有回应我啊?应该回应了吧,反正你那么阳光,那么帅气。
那家饭店的菜很好吃呢,形容不出是何种迷人的味觉,因为我早已经忘了。但我记得光线很温暖,就像我吵闹着要坐在你身边时你露出的笑,有吗?还是我自欺欺人的幻想?你戴眼镜了吗?那么一双温柔的眸子被玻璃挡住了无意满出的感情可不好。
后来啊,大人们在餐桌上嘘寒问暖。坐在座位上无聊的你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副扑克拍。你抬起扑克的盒子,对着吃完饭同样感到无趣地撑着下巴的我说:“你跟不跟我一起去玩?”我眼睛亮了亮:“好啊!”
真幸庆饭厅后面有一个露天的小花园,那里有小桌子和几把木椅子,桌子上蜡烛的火焰一摇一晃,桌面正上方的伞遮住了满眼星空,却把烛光反射回来,弧形的小世界哦。寒风刮的体弱的我有一点冷。你的运动服被掀起了一角:“我给你变魔术吧。”
你笑起来很好看。我记得我对你的魔术表达出吃惊和不可置信时,你勾起了唇角,眼里有自豪还有小点点骄傲。周围的桌子都没有人,服务员也早已走远。哦,我还记得你的手也很漂亮。作为一名魔术师,观众的视线当然在你的手上。指节修长白皙,翻动扑克牌的时候那么灵活,优雅,那时的我有一点可惜你没有带上洁白手套,穿一身纯黑西装或者打黑色领带配上白衬衫。但那件运动服也很不羁。现在想想,翻动纸牌和打响指的瞬间也是潇洒啊。
我从妈妈那里按照你的要求拿了一枚硬币,你说要用蜡烛烧给我看。抖了一下手,你假装还拿着硬币,捏着一片空气靠近了蜡烛。即使在天真我也知道你在逗我呢。“哥哥不要烧啊!我妈妈会说我的。”我趴在桌子上笑嘻嘻地配合你演戏。你挑了挑眉收回了手。“哥哥你没有拿硬币吧,在你手里!”我窜起抓住了你的手想扳开你的手心寻找硬币,哦,你顺从的张开了手。“不在啊...”“啊?不在?!”你惊慌起来,我不由得也惊慌起来。“那怎么办....”“啊...这个没关系,我在帮你变一枚就成了嘛。”你收回惊慌的表情,又是那么活泼那么胸有成竹。“嘿!哪有这样骗人的啦!”我收回手抱在胸前。
后来我们分别回家啊,我攥着妈妈的袖子回头看着你,你搭着你母亲的肩膀,比我成熟多了。我当时鼻子酸了吗?反正现在我是想你了啦。
那是我第一次对年长的异性产生好感吧。那么温柔,一个变魔术的小哥哥,再不记下来我真的好害怕会把你忘了。我们相处的时候是不是也想日漫所画的兄妹那样,一个撒娇,一个顺毛呢?





许多年后
他开着车带我到玉溪老街,我们在烧烤摊弥漫的烟雾里左突右撞,人真多啊。他带我绕到一家烤豆腐摊前,我们买了两大盒豆腐还有它那里的秘制酱汁呢。我们指着对面盗版的阿迪达斯衣服偷笑。他问我还要不要吃什么,我看了眼近在咫尺的烧烤摊:“嗯....还是算了吧.....”“赶紧趁着你爹没来,随便吃啊!”“嗯......那好!哥哥我要吃冰淇淋。”
他搭着我的肩膀,但我更想攥紧他的手。他说我终于长高了,搭着肩膀手也不酸了。我也想长高啊,但一定限制在能扑到他怀里的高度,就算只有每次在机场接他能这样。
我想和他一起看一场电影,看着他抢走我手里的零食,在我无语的时候又笑着还给我.....我们互相抱怨着来自父亲的压力,他安慰我说父亲就这样。
他给我讲解武士刀,病毒结构,化学能,物理练习,中世纪骑士,中东刺客...我很认真的听着,比所有时刻更认真。


哥哥是种什么样的存在呢?比父亲更好相处;比喜欢的男生更强大.....作为一个兄控的终极任务,不是把生活过得像二次元那样樱花飘飘,只不过默默支持他,力所能及不让他觉得妹妹很累赘很烦吧~

当两个恐怖游戏的主角遇到了对方2

继续拉郎
有一个关于仙人掌的私设因为我真的好喜欢仙人掌和球,辣么可爱.......
OOC有,是我的
脑洞有点少
嗯,要上课更不了太多啊
希望大家喜欢
但我写的这都是什么啊
@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给你的~



3、突突突和嗷嗷嗷
Ethan从他的四次元背包里掏出了一打洗手液,Blake看了看自己只剩一个绷带的口袋
Ethan从他的四次元背包里掏出了榴弹发射器、霰弹枪、麦林.....Blake看了看自己只剩一节电池的口袋
同样是恐怖游戏咋差别就那么大呢?
Ethan在旁边全程观摩了Blake徒手掀棺盖,徒手拔铁钉,徒手推小车车......他看着随处可见被掀翻的村民手里攥着的刀,心里一阵后怕。那么问题来了,Blake小哥哥是不是也有屠城的能力?
然而他忽略了,我们的Blake小哥哥是天真的西方记者啊!!!他为了老婆只会不顾一切(包括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凶器)嗷嗷嗷大叫着,穿梭于茫茫人海,众里寻老婆千百度
当Ethan挡在Blake面前消耗用掉一枚就少一枚的子弹,Blake心里真的存满了感激。从此Blake再也不用蜷缩在草丛里担惊受怕(村民还有在夜视里和草丛一个颜色的仙人掌🌵)
但他们又忽略了一个问题
村庄很大啊
所以(被洗脑的)人也很多啊,而Ethan从贝克大宅里能搜到多少子弹呢??
“我们只剩十枚子弹了......”
“那怎么办?”
“你傻啊,跑啊。”
“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嗷哦啊!”
今天的G胖神父终于开心了,村子里的“突突突”声已经停止好一会儿了,哦,只是出现了很神奇的尖叫

4、亲戚朋友都来了
杰克·贝克递给了Sullivan Knoth一瓶酒。Sullivan犹豫了一下,抄起了开瓶器。喷!液体喷了Sullivan满脸。玛格丽特拉着Val去了厨房,Ethan甚至没来得及阻止。然而厨房里飘出的一缕缕香味彻底洗刷了Ethan的三观。
Blake脊背发凉地看了一眼按着自己坐在餐桌前木凳上的Marta,她依旧抱着那个巨大的十字镐,站在自己的身后虎视眈眈,就像一言不合就要艾迪·格鲁斯金附身那样。他又僵硬地看向Ethan。那好像是小舅子吧,拿着一根羽毛笔猛戳Ethan的年轻男子正被Ethan的洗手液泼一脸。
哦,还有佐伊和两位老婆。她们手里各个都抱着一盆精致的仙人掌,开心的讨论仙人掌养育经验。啊,女性园艺达人呢。够了!!仙人掌???
伊夫林和Jessica乖巧地摆好了碗筷和酒杯,Marta拉开了一个凳子坐下继续对Blake虎视眈眈。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Ethan和Blake在边找老婆边找出路时寡不敌众被Sullivan的手下和莫名其妙出现的菌兽打晕带到了贝克家的大宅子。醒来后Ethan和Blake就发现各自老婆对着他们嘟囔:“下手不会太重了吧........”
于是他们开心地扑了上去。
在发现除了老婆和佐伊Jessica以外周围都是敌对势力,两个主角很绝望
嗯,反派们解释说制作组给他们放了一个假,那么既然两个主角都见到了,亲戚朋友为什么不能聚一聚呢?相同点那么多,抒抒情嘛~
两个主角卡机了,为什么主角不知道的事其他人会知道还要把自己打晕。
Sullivan给出的解释是:你看你们两个,说是大家都聚在一起你们肯定不来。再说给我一次机会尝尝胜利(假的)和反派大佬的滋味也行啊,你看我不是帮你们把老婆找回来补偿你们了嘛。
菜好了呢。
Blake和Ethan抱了抱自己的老婆,绷紧了脸举起酒杯。
“那么,作为一家之主,我希望大家今天尽兴!”杰克站起再次向大家举酒杯。
对着五花八门的菜肴下了筷,Ethan盯着筷子上的白菜一直没动。他刚想转身提醒Blake这是玛格丽特做的,却看到Blake已经在囫囵扒饭了,吃的真香哦。
Ethan叹了口气,一口咬住了神奇的东方料理。
好吃!!!
于是他也加入了扒饭的团队。
啤酒是一瓶接一瓶,但他们都没醉,好好盖着被子休息了一晚。明天就是工作日了哦。







第二天
村庄里:“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啊跑啊!!!!”
哈哈,回归正常了呢。




tbc?时间就继续吧

谢谢!

当两个恐怖游戏的主角遇到了对方

Ethan/Blake友情向
生化危机7和逃生2的拉郎配~
@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一起开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逃生2的相遇
Blake揣着他的摄像机在村庄日常迷路,又。如果今天不遇到那些挥舞各种凶器向他扑来的蛇精病,那真是万幸。
当他被从屋顶上摔下的大活人砸得头晕眼花,Blake着实吓了一跳。他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被发现,又要抓回去接受非人的折磨。然而,那人在他身上压了许久也没起来。Blake艰难地转过头,看到一颗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枕在他背上。他一脚把那人从身上踢了下去,外带踢醒了那人。哦,一个左手腕明显断了还拿订书针订上的人哦。
Ethan:老婆老婆?(迷迷糊糊坐起拉了拉背包)
Blake:老婆......(低头沉思)
Ethan:老婆QAQ
Blake:老婆Q_Q
Ethan+Blake:老婆你在哪里啊!!?
嗯,双主角的号哭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有妻之夫的共鸣和默契吗?嗯,心有灵犀的凄凄惨惨戚戚哟~

2、药物互换
话说,用订书针订了一圈连接起来的手臂不更应该用绷带缠绕固定吗?
再话说,上天入地沾满各种各样性质与灰尘没有区别的物体的被铁钉戳穿的手掌不应该好好用消毒药物/水处理吗?
然而事实是这样:
“谁相信你的洗手液包治百病,呵。”
“那你的绷带能治好你的脑残和除左手以外的刀伤?”
“你这个只会洗手的人没资格说我。”
“那好吧,跑几步就喘的西方记者小哥哥。”
为了维护自己药理常识的尊严,(?)他们采取了实际行动。
话说回来,最近steam上有一条关于逃生2的新闻,说是育碧的员工把传统BUG带进了逃生2(育碧球:我冤啊!!!)
玩家发现游戏中回血物品绷带变成了瓶装的不明液体,且Blake无论如何都不会使用。因此导致许多玩家由于难度过高,而无法推进剧情。工作人员表明已经在想办法补这个漏洞了。(Ethan亲自搜刮真的补的回来?)
同时,隔壁卡普空,,生化危机之父——三上真司,也在无限沉思:好好一个游戏系统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因为操作不灵敏而且卡顿收到那么多差评。其实他不知道,Ethan只是被Blake缠了一身绷带,行动不方便罢了。哦,Ethan快去把你爸爸皱成“川”字皱出褶子的眉毛抚平吧,哈哈。

3、暗杀高手仙人球(掌?)
开着手电筒的Ethan眼睁睁看着拿着摄像机开着夜视的逃亡Blake一脚踢上一个仙人球,Blake发出凌烈的惨叫。
还没等Ethan上前帮忙,Blake惨叫也还没断,抱着自己脚的人就重心不稳,向前扑去,嗯,扑倒了仙人球上。
哦,不。Ethan想。
“啊啊啊啊啊啊啊!!!”
(铁镐痴女:mmp谁大半夜鬼哭狼嚎。)
事后,Ethan好心把Blake从仙人球上翻了下来,一根一根拔掉Blake身上的刺。
Blake眼角挂着泪,疼得麻木的脸面向天空。“叫你不要用夜视,用手电筒。”Ethan扔掉手里一把刺。“我可是记者.....我要曝光这里的罪恶啊.....”Blake眨了眨眼,颤抖地说道。“哦,早就说过夜视的摄像机里啥东西都是一个颜色,仙人球又长在草丛里。你踢到活该吧。”“那扑上去呢!!!??”Blake愤怒到大吼。“好好好,我还没经历过扑仙人球上面呢。”
“......”
“......”
“就像Lucas帮你办的生日派对里那种黄色的气球有数百个,而且围着你爆炸。嗯,钉子换成大头针。”
“哦你够了。”

生贺

昨天去医院看望老师,终究没来得及写
精分向
个人更喜欢描写场景,所以每一个能读完的都表示感谢




Aiden 生贺
如果我送给你的蛋糕沾染了硝烟的味道,你还能不能收下?
如果我不在正确的地点的、正确的时间捡起你的鸭舌帽,会不会因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如果你趴在酒吧的吧台上又一次陷入酒精的麻醉,我能否穿上我最喜欢的那件黑衬衫,不顾身份和年龄进入酒吧,就坐在你身边?
我相信我会在你坠入回忆的噩梦前把你拉回现实。
花语我是不太理解,但至少在我出现在你安全屋前,可否不要那么警惕?我会给你一个温暖的笑,哪怕你会因为Ctos查不到我的信息而悄悄摸上腰间的武器。
芝加哥可是风城,下起雨想必更加冷冽了吧。我从来没见过你哪怕几秒在雨天撑着伞,就算大衣质量再好,也不要奋不顾身在雨中独身向死。我知道在这么一个繁华的城市找一个死法制裁者的机率等同于大海捞针。我是不是递给你伞
那么如果我还是找到了你,也许我也很狼狈了吧。虽说眼镜上可能会有雨滴滚落,板鞋和袜子就理所应当的湿透,就算想送给你的黑伞伞面再大,也阻挡不了宽大到膝盖的衬衫氲湿一半。
可跟你比起来会算什么呢?
你可能滑坐在某一条不知名的小巷尽头,仰脸感受雨丝自头顶滚落,鸭舌帽已不知去向,皮衣上依旧有习以为常溅上的血滴,拉开M1911的保险,上弹;
或者又是一台显示器,白光直射你的脸颊,无论代码还是防火墙,你只是淡然敲击键盘,无意间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一切的一切都可能不是我所描述的那样。唯一确定的,只有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虹膜里似乎有一颗祖母绿,黑眼圈愈演愈烈又怎样?抹不去眸中的机敏和睿智。
我是不是第给你伞之后就应该转身离开,不应该抱住你的肩膀狠狠拍下你重新带回头顶的帽子,对你咬牙切齿地说:注意身体啊,皮尔斯先生。”
甚至,连伞都无法给你?
甚至,那个世界都不能到达?







“Aiden!喊上秦大叔吃饭!今天是南方小吃哦。”
“没想到你也擅长中国料理啊。”
“那当然,我可是和秦大叔一样厉害的哦。”
“你个小鬼,不要一口一个大叔的叫!”
“唉哟,真是的你这年龄早就大叔了好吧。”
“哟!真热闹啊!”
“克拉拉!你今天有空也来啦!”
“是啊,第一次遇上Aiden的生日庆祝会当然要来凑热闹啦。”
“我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办什么生日派对。”
“嘿.....寿、星、你、就、坐着好好吃饭吧。”
“话说T骨呢?”
“他和托比亚斯出去买啤酒了。”
“嗯........你们酒量还算好的吧。我可收拾不了耍酒疯的你们几个。”



是什么让你这么行走在芝加哥灯火辉煌的街道上,从复仇到付出?
我想单单的正义不是最好的理由。
你的眼里装得下整个芝加哥,是什么让它们如此宽广。
哦,我想我们都知道。
你曾今只是法律之外的黑客,而如今的死法制裁者身份下,究竟是什么比自我更重要,给予你这么强大的力量支撑现在的行事?
为何你走上这条道路选择一去不复返?
我觉得我无法做出最好的解释。


隔着一面次元墙如何?还是祝你生日快乐。那个永远占据对自己有利优势的男人,那个永远把痛埋在心底的男人。

有时候感情总是充满矛盾
如果平均分给两个人
两个视角体验同一个生活同一个事件
那会怎样
一个一点点记在笔记本上
一个一点点打在备忘录上
一个单向寂寞叛逆又倔强
一个依赖他人阳光又乖巧
会不会心里就好受一些
互相羡慕嫉妒又互相嫌弃排斥
想学习一个身上的不羁
想获取一个情感的关怀
中和了又是矛盾
就像
自由和寂寞
情谊和拘束
人生来就是矛盾体吧
不断在两个极端作斗争
最后只是在所有人看来
都那么平凡
反正生活也不需要那么麻烦纠结吧
或许两个人目标都不一样
但至少大家都知道什么是现实

有想远了
想不出意义的无意义
就像在面临考试前才堪堪思考
自己努力学习为了什么
不要解释
有何解释
提笔就在眼前
熬过这段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