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aya

妄想症频发病患

日记

2017.4.25
无论是北欧女声的素雅淡然
还是叙述一篇从未见过的童话
作为载体的音乐旋律
承载着一切的感情
剧院金属温柔下来的声线
从不缺乏曾经的力道
本似朝日初起的生机和气势
因为和弦的转变消散
成为鲜血染红天际
号角由远及近的战场
硝烟弥漫
只有曙光突破压城黑云


作为一个痴迷于音乐的人
最大的悲哀不过不扎实的文学功底
迷茫的运用场景描绘和形容词叙述不了旋律
心急
一时冲动写出的文字文章
再冷静之后审视
那些算什么


还是说由于感官的完全不同
不能用语言去欣赏音乐


这是一个坎
过不去
心急

令 记事

他教我音乐
也教我即兴钢琴
他喜欢抽烟
我不太喜欢烟味

合唱团的训练结束,学生家长递给他一只烟,帮他点燃。我被那位家长挡住,他没看到我。
终于:“老师,今天弹钢琴吗?”他挑了挑眉,些许激动:“好啊。”我转身拿出手提袋里的笔记本,坐在他的钢琴前完成他布置的任务。虽然还是抿着嘴磕磕绊绊弹到一半,但他又夸奖我了,却还要我改进。
我起立,他坐下,看着我写出的和弦开始自己的表演。他在弹唱,淡雅的男声牵动感情,我默默背着手听着,学习。那支烟卷放在一旁,白色青烟从燃烧的烟头散出,横掠我们之间。一丝一缕呛鼻的味道,开始变得飘渺虚无。那位家长听得吃惊,他唱得陶醉。那当然,我的老师最棒了。
他一直是我的目标甚至是另一种信仰。能力的高高在上,似乎永远也追不到他的脚步。虽说他有着老师的身份,但怎么看都更像一个文艺青年。
我想我会时常装作比他心理成熟许多,在他为数不多的淘气时笑一笑回应。但在面对他的时候,却又把距离产生的隔阂用符合年龄的天真掩饰。因为他那样的强大和精通,以及自己的敏感,产生了自愧不如以及一点点恐惧。我想,就算有恐惧的无奈,也要把最好的一面留给他,让他知道,自己的教导至少没有白费。



一年级
“老师,吸烟有害身体健康的。”
“嗯,我不怕死。”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现在
就在他接过烟时皱皱眉

七年还是八年已经模糊。果然我的老师怎么样都是最棒的啦

一小篇脑洞

没粮吃到自己产粮
OOC
很小一篇
玩意境
时间设定是Doctor Mercer到了小病毒的时间线里
就这样吧
我文笔不好QvQ

————————分割线
你用倔强滋养了我干涸的心灵
我用鲜血赋予你生命的鲜活
你躺在我的创作与毁灭中
我活在你的恐惧与仰慕中
“真开眼吧,Doctor Mercer
你可以在这里有至高的权威
你可以生存于这里的永恒
但你永远无法离开——
这里是我和你亲手毁灭的曼哈顿
而这里——”
病原体的手抚上胸口
“是你亲自锁上的、火焰冶炼的合金墙,融合一体圈住你的恶意、我的侵略。”
Doctor缩了缩脖子
强装镇定地接受来自Alex的示爱
他偏过头
被举过头顶按压在墙壁上的双臂麻木到酸楚
感受到锁骨处湿润的舔咬
他命令自己分神
却看到窗外一个接一个僵硬扭曲的人影
以及一声声由远及近沙哑的咆哮

原创
貌似没什么可说的了😂
就这样吧
一小篇
搭配音乐Waltz更有意境哦。


———————————正文
推开咖啡厅陈旧的玻璃门,一如既往那么冷清。随手把一串挂着鱼骨饰品的钥匙甩到距离自己最近的桌面上,刺耳的摩擦声,以及最后钥匙坠落到地上的声音。皱着眉把左脚向后一踩,堪堪缓住即将砸落在锈迹斑斑门框上的玻璃门。再次抬脚,再不顾及身后传来清晰的锁门声,只是弯下腰,用缠着些许绷带的手捞起横在地面上的钥匙。
拉开一把磨到掉漆的椅子,身后宽大背包被吃力的拎拽了上去。清理出干瘪的咖啡豆,两大瓶还算洁净的矿泉水,最后是些许还能食用的食物。撇撇嘴走向柜台,路上顺手拿起不锈钢水壶,给每一桌上的铜钱草瓶加了水。一些桌子椅子以及自己辛辛苦苦贴起来的墙纸上,存在大片大片晕开后失去活性的血液,无论是考虑到店面形象还是这挥之不去浓重得呛鼻的血腥味,都令人烦恼不甘,又无奈。
插上咖啡机的电线,把几把咖啡豆随意洒了进去。拿出貌似即将耗尽的打火机,对着打开的灶炉,摁下链接打火石的开关,煤气在接触火光的那一刹发出爆裂的声音,不过也习以为常。
水壶中矿泉水沸腾的滚动声,咖啡机碾碎咖啡豆的研磨声,终于从趴在桌上看着落地玻璃窗的出神缓过来。窗外被一片褐色覆盖,狰狞的荆棘似乎要把最后的退路抹去。透过缝隙勉强看到对面大厦上爬满的了藤蔓,却皆是枯萎,不见半点油绿。鲜橙色的夕阳光透过缝隙洒出,斑驳铺满墙壁和地板。
冲好一杯咖啡,抿了一嘴。苦涩得不像话,但玻璃瓶里的白糖和塑料瓶里的牛奶却已经见了底。起身打开电灯的开关,头顶闪烁不定,最后微弱的光亮也稳定下来。
解开深褐色的围巾,叠好放在柜台上。捧着温热的陶瓷杯,打开手机放起熟悉却已经开始单调的音乐,坠了坠眼皮,困意袭卷而上。“两天两夜了,咖啡因成瘾也阻挡不了疲倦和困意了.........”自言自语,然后眼前一片漆黑。一声轻响,鼻梁上的眼镜滑落到乌黑的木地板上。




身边似乎有什么,骨骼咔啦咔啦的摩擦声,不知怎么发出的,令人作呕的血肉粘液声。猛然惊醒,一巴掌推开耳旁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接着是物体倒地的声音。厌恶地甩掉粘在绷带和手上散发出恶臭的血肉,用另一只手捡起地上的眼镜,在鼻梁上扶正。撑起下巴看着倒在地上的物体,从刚刚的心惊中缓过来,松了一口气。都已经知道身体里有抗体,怎么还会被这些所谓的丧尸吓到呢......看着它以一种极端扭曲的姿态爬了起来,面对着自己发出意味不明的呜鸣声,又看到那将近腐烂一半的脑袋,迅速将视线转向了别处,谁叫那一大个巴掌印还在它脸上呢...不自主看相“CLOSE”朝向外的门牌,却同时看到了满地玻璃、藤条的碎片和只剩玻璃边缘的窗檐。“喂!这么不讲理啊!店面关门了你还要闯进来啊!”愤怒的转过头,对着它吼道。它继续唔鸣,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型。“一个巴掌真不够,我应该......”还没说完,一个接一个的丧尸涌进了咖啡厅。“好啊你,还带同伙呢!”拍了一下桌子,迅速站了起来。它呆在原地,下巴一开一合,已经露出骨骼的双手随意晃动。叹了一口气,再次抿了一嘴已经冰凉的咖啡,抬起腿坐在了吧台的桌子上。那一群丧尸在店里毫无意识地乱转,心痛的看向被蹭了更多血肉的墙纸和地板。“你们来干什么啊,我又不能吃......这里也没人啊,你们又不喜欢喝咖啡......那个大姐姐生前应该是一个大美人吧,金色的头发很好看......黑色的皮衣和长裙真的很适合她....就是现在这张脸怎么看怎么别扭。倒是你,穿着兜帽衫还带着兜帽,让我想起了好多人呢......你怎么就不像他们是人类呢...你们什么时候走啊,吵得我都睡不着了。找食物和水都找了两天两夜,好想好好休息一下啊........”不知不觉,居然对着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恐怖生物说了那么多。
不多久,眼皮再一次粘合在了一起,滑到地板上半座半躺的睡了过去。记得隐隐约约还有杂乱不一的脚步声在自己四周环绕,咖啡杯里波动的饮品逐渐归于平静。




再次睁开眼,阳光透过空洞的窗檐射进咖啡店,细小的灰尘反光,在空气中飞舞。睁开眼适应猛然的光亮,挥了挥手,不经意打在一个物体上。半软半硬,竟是一截裤子破烂不堪的腿。抬头看着那张还印着巴掌印的脸,眨眨眼睛拽着它的衣袖站起,却又把它拉倒在地面。打了个哈欠,重新绑好即将散落的头发。加热杯子里的咖啡,回来看着它再次慢慢爬起,漫不经心地道了歉。



从那天起,有一个“人”跟在了我身后。赶不走,也没有赶走的必要。他从来不帮忙,甚至还捣乱。时不时有一群他的“朋友”跟着它到我的
咖啡店里,说了会弄脏墙纸和地板,但他就是不懂。但我喜欢和他说话,虽然他呜呜啊啊的时不时打断我,但至少我有一个固定的聆听者了。不用再像以前那样,遇见一个抒发一下心思,跟在那个东西后面,遇到下一个怕又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不理解我,又要从头开始讲。还没讲完就又跟不上那个东西的脚步了。我不抵触他,但也谈不上喜欢他。谁让他时不时在我睡觉的时候咬我,虽然只是虎牙轻轻刺进了皮肤,但我没有强大到感觉不到疼痛。好吧好吧,我应该知足了,不过今天又被他咬在手臂上,缠绷带很麻烦的。
“sir,以上内容来自一本厚实的日记。可能属于一位少女。”
“好的,放着就行看看能不能找到她最终的下落,我们需要抗体。”

在帽子上画对称讲真好难。草稿铅笔太多了......都擦不掉了......

如果我还是开启了次元黑洞

*有私设吧
*可能OOC
*这次祸害法棍
*请大家包容
*玩意境
*就这样吧
*“我”的戏份有一点多
*BUG有一点多
BGM:mind over matter(acoustic)


百合花绽放的自在,终会染上黯然没落。城市灯火璀璨却肆虐,占据那寸属于群星的天。
昏暗的失重感过后,恍惚睁开迷离双眼。一片充实的星空,突兀出现在眼前。扶正滑下脸颊的镜框,凝视星空坐起了身躯。
身旁断断续续传来动物的琐碎声,扭头探向身后,震惊之余叹气笑了笑。
那是一只姜黄色的猫,慵懒趴在身后楼房雕花精致的栏杆上。而透过它身后的落地窗口,是富丽堂皇的物质艺术,扑面而来的沉稳端庄。
站起身拍去蓝格衬衫上一片片灰尘,呐,爱丽丝掉进兔子洞后也有惊喜不是么?你好啊,凡尔赛宫。
深吸一口气,古老的巴洛克宁静缭绕。缓缓靠近那只高傲的生物:“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盲目穿过宫殿妖娆艳丽的百花丛,它靠在我那不算舒适的怀里小憩。
不知不觉,掠过路面不平的街道,小跑时溅起水坑里的水,运动鞋湿了一片。恍惚下起的雨滴凝聚着变大,砸落在塞纳河的湖面,打碎了星空银河原本就模糊的倒影。
护住怀里的动物,堪堪在一家灯火通明却寂静冷清的咖啡厅前驻足。
薄薄一层雨幕之后,他撑着下巴因失去的恋人不住出神。撩起被雨水浸湿的刘海,一步步踏进咖啡厅。“你好,我能要一杯焦糖玛奇朵吗?”他警惕地猛然站起身,靓蓝色的风衣随着他的动作摆动。我放下怀里的生物,看着它抖擞着试图甩干净身上的雨水。我摊开手无奈道:“抱歉了,猫类都是这样。不过,你们这里没有塑料杯供人带走,也没有人工调配的甜腻到无法忍受的甜味剂吧。”
他皱着眉向我走来,路过一张桌子时,顺手扶正插在水瓶里的淡粉色康乃馨。
“尊敬的小姐,虽然我并不明白你说的意思。但我想,你应该回家了吧,夜这么深了。”
墙角有一架钢琴,黑漆似乎被擦掉了一点。我摇摇头“Arno导师,我是来带给你一个惊喜。啊...您也可以姑且把我当作同僚吧。”眉头簇得更紧,行动到一半也顿了顿。我迅速跑向那一架钢琴,小心至极地掀开了琴盖。并没有拉出椅子,我站着敲响琴键,至少流露出了一段
连贯的音乐和一段莫名的感情。但下一秒,我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他睁着棕褐色的眼瞳,就这么一直怔在原地,最终也走到钢琴前,拉开椅子坐下。音乐自他指尖跳跃而出,充斥这寂寞冷清的咖啡厅,沐浴在那奇艺雨夜中,周身弥漫的酒气似乎散去不少。
法兰西自由之子,莽撞迷人的刺客啊————
教堂中你的身影,那么潇洒,但那么惆怅。我想陪你在明媚安宁的午后调制一杯醇香的咖啡,弥补你所失去应得的关怀;我想亲手为你制作一个化妆舞会所需的精致面具,给你一个贵族家庭应有的奢华。你也许会说,我想象过于复杂,我会说,我只是做我所想。你像一只优雅迷人猫,安静的致命,理性的敏捷。
走回同样寂寥无人的家中,打开电灯冲开一杯速溶咖啡。那英俊帅气的脸挥之不去,也不想挥之而去。
那个时代的咖啡厅中,委婉琴声早已停歇。他靠在椅背中面向窗口,看着哪只姜黄色的猫在雨停后毫不留恋的跃出窗口。

如果我能通过黑洞穿越....


文多BUG,玩意境
请指教
请宽容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就这样吧
献给Ezio
圆月之夜,穿过百家灯火,越过五彩霓虹;去往黑暗中寻找他的世界,手中的玫瑰却只能无声寥落着芬芳。那一刻划破空间的月光,终于是来自那个人眼前的月亮。
威尼斯的黑夜,寂静的令人陶醉。空旷的街道交错纵横,灯火不似现世张扬。星空纯粹,古朴的房屋带着闲适。寒风袭过,裹紧身上纯黑色的风衣。攥着那朵花瓣开始失水的红玫瑰,穿过稀释人群,经过灯火通明,一想到即将与他见面,心跳脉搏轻快似飞翔。
脚步停驻在教堂的门口,屋顶上那个模糊的身影带来了惊喜。抓着藤条和瓦片,终于站在了倾斜着的屋顶上。他并没有带上那标志着他身份的兜帽,略长的棕发被一根红绳捆紧,随着晚风轻轻飘扬。或许他已经按住了袖剑的机关,因为他转过头对着我优雅一笑:“姑娘还不睡觉吗?咋么晚还在屋顶上游荡啊。”月光照亮了他侧脸,还有那身精致的白袍。我愣了几秒,摇摇头,向他伸出那只轻握玫瑰的手。他挑了挑眉:“给我的?”“嗯。”那一刹,就算边缘干枯,花瓣也在月光映衬下似火蛇般摇曳,脆弱却没有消散。“那谢谢。所以你是?”他站起身,拍了拍那身刺客装。我看着他向我走来,弯下腰接过我手中的玫瑰。我低下头苦笑:“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一个旁观者罢了。”圆月的玫瑰,那么美好,也那么易碎。重新抬头仰视他的脸颊,疲惫,一览无余。“Ezio导师,真的很荣幸见到你啊。”我静静地等待,等待他的回答。
佛罗伦萨之鹰,坚强虔诚的刺客啊——
你画面上的身影,多么英俊,但多么沧桑。我想为你种一片玫瑰园,送你意大利贵公子喜爱的浪漫;我想陪你爬上大教堂的楼顶,对着浩荡皎洁的月亮,思念自己所爱之人。你也许会说,那些对你早已不再重要;但我会说,我只是做我所想。
那朵熊熊烈焰般的玫瑰多像你,绽放的绚烂,生存的沧桑。
翻开日记,在页面上烙下最后一笔。几片干蔫的叶片静置面前,早已丧失代表生机的绿意。
他对着空荡荡的屋顶张了张嘴,罢了笑笑,捏着玫瑰跳下了房顶。“啊,虚幻和真实只是一线之隔,真的太累了,都出现幻觉了。”
但,他还是收起了那朵普通的玫瑰啊。

新人的文

新人,如果我开启了次元黑洞。
很多很多的BUG............
*请各位大大指教
*玩意境
*可能有OOC吧
*设定在Alex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
*包含自己对于Alex的感觉.....
*请包容,真的,真的QvQ
窗外的阳光又变成了亮橘色的余晖,逐渐减少的光线堪堪被薄纱的窗帘挡住。
也许我会不顾一切,在病毒肆虐的曼哈顿逃避奔跑,带着一把乌黑似病毒菌丝的伞。大雨滂沱,摇摇头甩掉飞溅至眼镜片上的雨水,撑开伞,在危机四起的废墟中漫无目的地寻找。险险躲过接连不断的尸群,废弃的大楼门口,我终于找到那抹寂寞冰冷的身影。我笑了笑,抬起发软的腿加紧脚步跑了过去。他猛地抬头,虹膜上剔透入骨的蔚蓝波澜不惊,手臂瞬间转化为光滑尖锐的利刃。我愣在原地,看着他背后躁动不安的触手。微微张口想要说什么,他先发制人:“Who are you?”我缓缓伸出攥紧伞柄的那只手,雨水顺着风斜倾而下,头发被它们拧成单薄的几缕,衣服上的血斑,一点点溶解成血水。“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个旁观者。”身后由远及近的尸吼声打断我焦急的叙述。扭头看看后方密集的尸群,我再次开口:“Alex mercer,你不是他,但你也是他。时间不多,但你永远是你.....”在丧尸尖爪触碰到我的瞬间,我闭上了眼。
那个世界,有一群怔在原地的丧尸,还有一把无声掉落在他面前的伞。一句语音飘荡在他耳边:“你永远是我喜欢的那个怕水的小病毒。”还有他默默捡起伞,露出不屑笑容的身影。
新世界的神,食物链顶端的男人啊——
你兜帽下的容颜,那么无情,也那么寂寞。我想给你撑一把伞,陪你在黑云压抑的曼哈顿奔跑;我想在你面前张开双臂,尽自己的力挡住黑色守望的枪火。你可以说我是不自量力,但我说我只是追求自己所想。那把被雨水冲刷至亮黑的伞,多么想你,邪恶的优雅,又孤寂得让人痛心。
转身看着面前的平行黑洞,碎裂的世界分割墙早已不复存在,蘸着碘酒擦拭肩膀溢出血液的伤口,不仅担心,如果他没用那把伞,身上的细胞会不会叫嚣着难受........

跟风,给闺蜜添了一张,刺客和省电在她眼里都变大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