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aya

妄想症频发病患

时隔三年 我才发现这部游戏

极限30分钟来自历史期末考的哀嚎
班主任监考什么的最心塞了
那么来一发 ooc是我的
卢肯 加拉哈德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感情向的了
割了大腿肉喂饱自己


正文———————————————————

加拉哈德是一个名讳,是一种荣耀。格雷斯正是如此所想
那黑水呢?人类苟延残喘,吊瓶里貌似无所不能长生永驻的参了神血的药液?
卢肯摸过骑士的圆桌上,工匠倾尽心血镂空的花纹
“依旧没有找到sir galahad”
他点头,愿骑士的圣洁保佑他们
早不是骑士了 更不会是爵士
直呼其名实在是应接不暇
种族的差别 骑士团礼仪驯养的冠冕堂皇
卢肯和格雷斯互赠一声Bro
知情和不知情徒增一份算计和正义
他想嘲笑“我不入地狱 谁入地狱”的圣骑士
又因自己深陷其中惶惶哑口无言
他们的目标相同 目的早已分道扬镳
“对不起了 我也是为了我的同族”
当卢肯迷惘到不知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格雷斯
只能看着他扣下了板机
格雷斯在迷雾与诡计里太过理想化
能力超群又事必躬亲
复仇和冲动激荡了他的勇气
耀眼到点燃自身干柴
却以为飞蛾扑火的意志能愈演愈烈
“我们啊 都逼死了自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