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aya

妄想症频发病患

血源诅咒#如果他们过春节#

看了攻略掉入坑中
过年了脑洞突突突地往外冒
ooc肯定有的 那是我的
角色仍然属于宫崎英高
我只是路人∠( ᐛ 」∠)_

那开始吧
———————调皮的分界线——————
1、小猎人看着手杖上莫名多出来的暗红龙纹眨了眨眼。他想,是不是梦境小屋里亮红灯笼折射出的光线晃了眼。他又伸手扯了扯边角被人偶细心秀出红色云纹的披风,诡异的看着屋子门口血红底纸的对联
上联:多活一天是一天生命有意
下联:少死一次算一次痛觉无情
横批:美好人生
ಠ_ಠ(新的一年生活还会如此美好)小猎人对自己洗脑道

2、他跑出屋子,看见了人偶非同寻常的身影。他放慢脚步,慢慢踱向花坛边安详坐着的女子,被簪子盘起银白色的发丝,人偶配套的发饰却不翼而飞。服装变成了充满东方韵味收腰紧身的黑底旗袍,暗红色绣花布满裙边和领口。完美身材被展现得淋漓尽致,精致的面孔越发显得易碎,也越发显得无暇。“Good hunter,你的幸运日来了。”人偶扭头抬眼,嘴角轻快上扬。看啊,小猎人耳根红了...

3、“所以,中国服务区内放假?还有个性化庆祝形式?”小猎人撑着下巴,在人偶身旁的花坛边坐了下去。“对。你可以去亚楠一趟,惊喜无数呢。”人偶眯起眼,掩着红唇轻轻笑出了声。小猎人冷汗直冒,他无法想象在街头亚楠野狗会是以怎样红红火火的配置风风火火朝他扑来。
“如果你不愿意去,那来尝尝我亲手包的饺子吧。”人偶顿了顿转身拿起身侧的瓷碗,连着木筷递给了小猎人。
“梦境素材不够,只有古神幼年鱿鱼馅儿。你就将就着尝一尝?”
小猎人手一抖:“格曼呢?他年老让他先试试吧。”
“他吃过了,好像立马去卫生间了。”
人偶歪了歪头,眼里疑惑盈盈欲坠。
“我我我去亚楠帮你找韭菜。”
小猎人说完放下碗筷一个窜身冲向路径旁的墓碑。
信使头上中空的金元宝怎么能那么喜感呢?忍住憋笑

4、在亚楠中心站直腰板,小猎人愉快地挥了挥新型手杖,很酷很满意。他顺着梯子呲溜溜往下滑,落地后转身,笑容僵持在脸上无比惊悚。狂暴村名拎着菜刀板斧裹着大红棉袄守在梯子周围。
“红包!”“你不给红包别想走了!”“红包留下人圆润地滚开!”“快tmd给红包!”
小猎人不管不顾自己的体力条,见路口就转,身后刁民穷追不舍。
“我没有钱啊啊啊啊啊啊啊!!!”
“呸我们要血之回响!”
然而更让人头疼的是还有吸脑怪要狂人的姿势但不要灵视。

5、小猎人躲在屋檐下堪堪避过狂暴的村民,从小巷中探出头左顾右盼。他听见了匀速又猛烈的“duangduangduang”的声音。又一个巨大的身影披着破烂的红色窗帘挥舞着多条手臂,自带的刀刃连续不断砍在面前砧板上的细长韭菜上。小猎人战战兢兢凑近那个窗口,抬头问道:“梅高的奶妈?韭菜多...多少钱一斤?”
斗篷往上飘了飘:“不卖。自己去噩梦前沿割。系统早就种好了。”
“你说我明明是梅高他奶妈,怎么连招待宇宙之女的任务也落我头上。
“我不就是多了几把刀,刀功又好又利索,咋地连包饺子煮饺子的任务都扔给我。”
“宇宙之女简直是个大麻烦,说什么想体验地球东方的风俗,一群天庭使者放着不用系统让我这个大忙人招待她。”
小猎人悄悄远离了duangduangduang声源,回到梦境又一路行向了另一块墓碑。
他看见人偶姐姐仍然端着小瓷碗友善地注视着他。

6、小猎人很疑惑为什么系统会把韭菜种在噩梦前沿,直到他远远看见成群的大脑姐姐给韭菜除虫,浇水,施肥。一整毛骨悚然窜上小猎人心头,他暗自握拳,为了人偶他选择拼一把。
他慢慢凑近绿油油的地皮,突然发现狂暴条猛涨,一阵嗓音无比熟悉但音调诡异的旋律突破耳膜。
“恭喜恭喜恭喜你啊,恭喜恭喜恭喜你....”
小猎人在原地着急地揪着自己的帽檐,最终忍无可忍展开镰刀边唱边冲了出去。
“新年好啊新年好啊祝福大家新年好....”他看着头上猛跌的狂暴条和周围望着他呆呆矗立的大脑姐姐,把一茬一茬的韭菜收进口袋,不顾自己五音不全和破嗓,一路狂奔,又回到了梦境。

7、他整了整衣服,调处动作页面时刻准备好拜年,走进了空阔的钟楼顶部。
椅子上的女猎人挑着眉看着自家师弟抱拳弯腰:“师姐新年好。”
玛丽亚从椅子上站起,抬起了准备揉一揉小猎人头部的手又缓缓放下。
“空闲时间真多啊。拿着吧。”玛丽亚转身探向桌面,把鼓囊囊的红包递给了小猎人。满满的血之回响让小猎人感动的简直痛哭流涕。
“谢谢师姐!”沉浸在人情温暖中的小猎人周身都是阳光。
“拿我的东西就一同吃点我的东西吧。”说完玛丽亚也端出了一个小瓷碗。
“鱼人馅儿饺子,食材不足你就别嫌弃了。”此刻,小猎人觉得热腾腾的水蒸气味道简直充满恶意,就像师姐和煦的微笑。

他看见加斯科因神父和女儿编着中国结玩耍;血鸦拿出私藏的茅台递给了一脸嫌弃的鸟姐;该隐女皇点起了红色蜡烛与幽灵开了年夜晚会;阿尔弗雷德抱着鞭炮追上了他递给他点燃的火柴;劳伦斯把头顶雕像手中水罐里的液体换成了二锅头,张着嘴躺在了石椅上;西蒙煮好了年糕分给沃尔特和地下监狱里的教会刺客.........

他坐在亚楠的台阶上看着张灯结彩的小镇,竟一时语塞,惆怅茫然。
“怎么了?亲爱的。”雅利安娜拢起裙摆坐在猎人身边。
“只是....想守护这样的和谐,突然间不想狩猎了。”猎人拉下面罩,深呼吸了一次。
“真是有情啊,猎人。”
突然,雅利安娜勾住了猎人的脖子:“我们有七天假期,时间很长。你需要我服务帮你减压吗,节日半价哦。”
“不不不,我我我没有压力我很好!”小猎人连忙起身奔向烟花聚集的地方,留下雅利安娜,对着灵活有力的身影笑了起来。


END


谢谢大家!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2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