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aya

妄想症频发病患

如果我还是开启了次元黑洞

*有私设吧
*可能OOC
*这次祸害法棍
*请大家包容
*玩意境
*就这样吧
*“我”的戏份有一点多
*BUG有一点多
BGM:mind over matter(acoustic)


百合花绽放的自在,终会染上黯然没落。城市灯火璀璨却肆虐,占据那寸属于群星的天。
昏暗的失重感过后,恍惚睁开迷离双眼。一片充实的星空,突兀出现在眼前。扶正滑下脸颊的镜框,凝视星空坐起了身躯。
身旁断断续续传来动物的琐碎声,扭头探向身后,震惊之余叹气笑了笑。
那是一只姜黄色的猫,慵懒趴在身后楼房雕花精致的栏杆上。而透过它身后的落地窗口,是富丽堂皇的物质艺术,扑面而来的沉稳端庄。
站起身拍去蓝格衬衫上一片片灰尘,呐,爱丽丝掉进兔子洞后也有惊喜不是么?你好啊,凡尔赛宫。
深吸一口气,古老的巴洛克宁静缭绕。缓缓靠近那只高傲的生物:“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盲目穿过宫殿妖娆艳丽的百花丛,它靠在我那不算舒适的怀里小憩。
不知不觉,掠过路面不平的街道,小跑时溅起水坑里的水,运动鞋湿了一片。恍惚下起的雨滴凝聚着变大,砸落在塞纳河的湖面,打碎了星空银河原本就模糊的倒影。
护住怀里的动物,堪堪在一家灯火通明却寂静冷清的咖啡厅前驻足。
薄薄一层雨幕之后,他撑着下巴因失去的恋人不住出神。撩起被雨水浸湿的刘海,一步步踏进咖啡厅。“你好,我能要一杯焦糖玛奇朵吗?”他警惕地猛然站起身,靓蓝色的风衣随着他的动作摆动。我放下怀里的生物,看着它抖擞着试图甩干净身上的雨水。我摊开手无奈道:“抱歉了,猫类都是这样。不过,你们这里没有塑料杯供人带走,也没有人工调配的甜腻到无法忍受的甜味剂吧。”
他皱着眉向我走来,路过一张桌子时,顺手扶正插在水瓶里的淡粉色康乃馨。
“尊敬的小姐,虽然我并不明白你说的意思。但我想,你应该回家了吧,夜这么深了。”
墙角有一架钢琴,黑漆似乎被擦掉了一点。我摇摇头“Arno导师,我是来带给你一个惊喜。啊...您也可以姑且把我当作同僚吧。”眉头簇得更紧,行动到一半也顿了顿。我迅速跑向那一架钢琴,小心至极地掀开了琴盖。并没有拉出椅子,我站着敲响琴键,至少流露出了一段
连贯的音乐和一段莫名的感情。但下一秒,我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他睁着棕褐色的眼瞳,就这么一直怔在原地,最终也走到钢琴前,拉开椅子坐下。音乐自他指尖跳跃而出,充斥这寂寞冷清的咖啡厅,沐浴在那奇艺雨夜中,周身弥漫的酒气似乎散去不少。
法兰西自由之子,莽撞迷人的刺客啊————
教堂中你的身影,那么潇洒,但那么惆怅。我想陪你在明媚安宁的午后调制一杯醇香的咖啡,弥补你所失去应得的关怀;我想亲手为你制作一个化妆舞会所需的精致面具,给你一个贵族家庭应有的奢华。你也许会说,我想象过于复杂,我会说,我只是做我所想。你像一只优雅迷人猫,安静的致命,理性的敏捷。
走回同样寂寥无人的家中,打开电灯冲开一杯速溶咖啡。那英俊帅气的脸挥之不去,也不想挥之而去。
那个时代的咖啡厅中,委婉琴声早已停歇。他靠在椅背中面向窗口,看着哪只姜黄色的猫在雨停后毫不留恋的跃出窗口。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