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aya

妄想症频发病患

原创
貌似没什么可说的了😂
就这样吧
一小篇
搭配音乐Waltz更有意境哦。


———————————正文
推开咖啡厅陈旧的玻璃门,一如既往那么冷清。随手把一串挂着鱼骨饰品的钥匙甩到距离自己最近的桌面上,刺耳的摩擦声,以及最后钥匙坠落到地上的声音。皱着眉把左脚向后一踩,堪堪缓住即将砸落在锈迹斑斑门框上的玻璃门。再次抬脚,再不顾及身后传来清晰的锁门声,只是弯下腰,用缠着些许绷带的手捞起横在地面上的钥匙。
拉开一把磨到掉漆的椅子,身后宽大背包被吃力的拎拽了上去。清理出干瘪的咖啡豆,两大瓶还算洁净的矿泉水,最后是些许还能食用的食物。撇撇嘴走向柜台,路上顺手拿起不锈钢水壶,给每一桌上的铜钱草瓶加了水。一些桌子椅子以及自己辛辛苦苦贴起来的墙纸上,存在大片大片晕开后失去活性的血液,无论是考虑到店面形象还是这挥之不去浓重得呛鼻的血腥味,都令人烦恼不甘,又无奈。
插上咖啡机的电线,把几把咖啡豆随意洒了进去。拿出貌似即将耗尽的打火机,对着打开的灶炉,摁下链接打火石的开关,煤气在接触火光的那一刹发出爆裂的声音,不过也习以为常。
水壶中矿泉水沸腾的滚动声,咖啡机碾碎咖啡豆的研磨声,终于从趴在桌上看着落地玻璃窗的出神缓过来。窗外被一片褐色覆盖,狰狞的荆棘似乎要把最后的退路抹去。透过缝隙勉强看到对面大厦上爬满的了藤蔓,却皆是枯萎,不见半点油绿。鲜橙色的夕阳光透过缝隙洒出,斑驳铺满墙壁和地板。
冲好一杯咖啡,抿了一嘴。苦涩得不像话,但玻璃瓶里的白糖和塑料瓶里的牛奶却已经见了底。起身打开电灯的开关,头顶闪烁不定,最后微弱的光亮也稳定下来。
解开深褐色的围巾,叠好放在柜台上。捧着温热的陶瓷杯,打开手机放起熟悉却已经开始单调的音乐,坠了坠眼皮,困意袭卷而上。“两天两夜了,咖啡因成瘾也阻挡不了疲倦和困意了.........”自言自语,然后眼前一片漆黑。一声轻响,鼻梁上的眼镜滑落到乌黑的木地板上。




身边似乎有什么,骨骼咔啦咔啦的摩擦声,不知怎么发出的,令人作呕的血肉粘液声。猛然惊醒,一巴掌推开耳旁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接着是物体倒地的声音。厌恶地甩掉粘在绷带和手上散发出恶臭的血肉,用另一只手捡起地上的眼镜,在鼻梁上扶正。撑起下巴看着倒在地上的物体,从刚刚的心惊中缓过来,松了一口气。都已经知道身体里有抗体,怎么还会被这些所谓的丧尸吓到呢......看着它以一种极端扭曲的姿态爬了起来,面对着自己发出意味不明的呜鸣声,又看到那将近腐烂一半的脑袋,迅速将视线转向了别处,谁叫那一大个巴掌印还在它脸上呢...不自主看相“CLOSE”朝向外的门牌,却同时看到了满地玻璃、藤条的碎片和只剩玻璃边缘的窗檐。“喂!这么不讲理啊!店面关门了你还要闯进来啊!”愤怒的转过头,对着它吼道。它继续唔鸣,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型。“一个巴掌真不够,我应该......”还没说完,一个接一个的丧尸涌进了咖啡厅。“好啊你,还带同伙呢!”拍了一下桌子,迅速站了起来。它呆在原地,下巴一开一合,已经露出骨骼的双手随意晃动。叹了一口气,再次抿了一嘴已经冰凉的咖啡,抬起腿坐在了吧台的桌子上。那一群丧尸在店里毫无意识地乱转,心痛的看向被蹭了更多血肉的墙纸和地板。“你们来干什么啊,我又不能吃......这里也没人啊,你们又不喜欢喝咖啡......那个大姐姐生前应该是一个大美人吧,金色的头发很好看......黑色的皮衣和长裙真的很适合她....就是现在这张脸怎么看怎么别扭。倒是你,穿着兜帽衫还带着兜帽,让我想起了好多人呢......你怎么就不像他们是人类呢...你们什么时候走啊,吵得我都睡不着了。找食物和水都找了两天两夜,好想好好休息一下啊........”不知不觉,居然对着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恐怖生物说了那么多。
不多久,眼皮再一次粘合在了一起,滑到地板上半座半躺的睡了过去。记得隐隐约约还有杂乱不一的脚步声在自己四周环绕,咖啡杯里波动的饮品逐渐归于平静。




再次睁开眼,阳光透过空洞的窗檐射进咖啡店,细小的灰尘反光,在空气中飞舞。睁开眼适应猛然的光亮,挥了挥手,不经意打在一个物体上。半软半硬,竟是一截裤子破烂不堪的腿。抬头看着那张还印着巴掌印的脸,眨眨眼睛拽着它的衣袖站起,却又把它拉倒在地面。打了个哈欠,重新绑好即将散落的头发。加热杯子里的咖啡,回来看着它再次慢慢爬起,漫不经心地道了歉。



从那天起,有一个“人”跟在了我身后。赶不走,也没有赶走的必要。他从来不帮忙,甚至还捣乱。时不时有一群他的“朋友”跟着它到我的
咖啡店里,说了会弄脏墙纸和地板,但他就是不懂。但我喜欢和他说话,虽然他呜呜啊啊的时不时打断我,但至少我有一个固定的聆听者了。不用再像以前那样,遇见一个抒发一下心思,跟在那个东西后面,遇到下一个怕又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不理解我,又要从头开始讲。还没讲完就又跟不上那个东西的脚步了。我不抵触他,但也谈不上喜欢他。谁让他时不时在我睡觉的时候咬我,虽然只是虎牙轻轻刺进了皮肤,但我没有强大到感觉不到疼痛。好吧好吧,我应该知足了,不过今天又被他咬在手臂上,缠绷带很麻烦的。
“sir,以上内容来自一本厚实的日记。可能属于一位少女。”
“好的,放着就行看看能不能找到她最终的下落,我们需要抗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