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aya

妄想症频发病患

生贺

昨天去医院看望老师,终究没来得及写
精分向
个人更喜欢描写场景,所以每一个能读完的都表示感谢




Aiden 生贺
如果我送给你的蛋糕沾染了硝烟的味道,你还能不能收下?
如果我不在正确的地点的、正确的时间捡起你的鸭舌帽,会不会因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如果你趴在酒吧的吧台上又一次陷入酒精的麻醉,我能否穿上我最喜欢的那件黑衬衫,不顾身份和年龄进入酒吧,就坐在你身边?
我相信我会在你坠入回忆的噩梦前把你拉回现实。
花语我是不太理解,但至少在我出现在你安全屋前,可否不要那么警惕?我会给你一个温暖的笑,哪怕你会因为Ctos查不到我的信息而悄悄摸上腰间的武器。
芝加哥可是风城,下起雨想必更加冷冽了吧。我从来没见过你哪怕几秒在雨天撑着伞,就算大衣质量再好,也不要奋不顾身在雨中独身向死。我知道在这么一个繁华的城市找一个死法制裁者的机率等同于大海捞针。我是不是递给你伞
那么如果我还是找到了你,也许我也很狼狈了吧。虽说眼镜上可能会有雨滴滚落,板鞋和袜子就理所应当的湿透,就算想送给你的黑伞伞面再大,也阻挡不了宽大到膝盖的衬衫氲湿一半。
可跟你比起来会算什么呢?
你可能滑坐在某一条不知名的小巷尽头,仰脸感受雨丝自头顶滚落,鸭舌帽已不知去向,皮衣上依旧有习以为常溅上的血滴,拉开M1911的保险,上弹;
或者又是一台显示器,白光直射你的脸颊,无论代码还是防火墙,你只是淡然敲击键盘,无意间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一切的一切都可能不是我所描述的那样。唯一确定的,只有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虹膜里似乎有一颗祖母绿,黑眼圈愈演愈烈又怎样?抹不去眸中的机敏和睿智。
我是不是第给你伞之后就应该转身离开,不应该抱住你的肩膀狠狠拍下你重新带回头顶的帽子,对你咬牙切齿地说:注意身体啊,皮尔斯先生。”
甚至,连伞都无法给你?
甚至,那个世界都不能到达?







“Aiden!喊上秦大叔吃饭!今天是南方小吃哦。”
“没想到你也擅长中国料理啊。”
“那当然,我可是和秦大叔一样厉害的哦。”
“你个小鬼,不要一口一个大叔的叫!”
“唉哟,真是的你这年龄早就大叔了好吧。”
“哟!真热闹啊!”
“克拉拉!你今天有空也来啦!”
“是啊,第一次遇上Aiden的生日庆祝会当然要来凑热闹啦。”
“我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办什么生日派对。”
“嘿.....寿、星、你、就、坐着好好吃饭吧。”
“话说T骨呢?”
“他和托比亚斯出去买啤酒了。”
“嗯........你们酒量还算好的吧。我可收拾不了耍酒疯的你们几个。”



是什么让你这么行走在芝加哥灯火辉煌的街道上,从复仇到付出?
我想单单的正义不是最好的理由。
你的眼里装得下整个芝加哥,是什么让它们如此宽广。
哦,我想我们都知道。
你曾今只是法律之外的黑客,而如今的死法制裁者身份下,究竟是什么比自我更重要,给予你这么强大的力量支撑现在的行事?
为何你走上这条道路选择一去不复返?
我觉得我无法做出最好的解释。


隔着一面次元墙如何?还是祝你生日快乐。那个永远占据对自己有利优势的男人,那个永远把痛埋在心底的男人。

评论(2)

热度(19)